法文,雖然學過一年但也忘的差不多,說正面的,就是根本什麼都不記得。語言總是如此,如果脫離高中要求自我滿分階段就會開始懈怠,日文不說空白了三年又念一年又空白三年的循環,連續接觸的英文也可以出現三年空白,現在死命讀回來的成效也只是把語法搞熟一些,單字量與片語還有文章架構都需要重新累積,才發現語感是丟最慢的。新學乍練的德文希望不要呈現這般恐怖的下場,語言都需要不停止的使用以及有人教學,就算是Language Exchange也好,一人讀書總是閉門造車,對我是無用的學習。

刺激,再多一點,需要學習的事情很多,因為我想要把生活過得很豐富,不是要求什麼高級享受,而是想要回到高三最末期的靈活聰巧,雖然察覺自我渺小但卻深涵廣闊宇宙於內心,相信擁有接受、學習未來的可能性。

我很焦慮,因為大家都已經前進很多步,不是突飛猛進,而是不停歇的邁進,我給自己太多預設立場還有退路,惰性氣體組成最大我的原動力,雖然我已經不記得惰性氣體有哪些。但生活應該是需要知悉自我的,知道自己在幹嘛真的很重要,所以該睡覺了,不要晚睡喔。

benk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