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計畫怎樣也趕不上自我實力的差距,還有早晨慵懶的罪惡。

沒想過這麼不知所措的從打工轉成正職,對大家來說這只是個墊檔的事情,正規的軍事行動還是必然橫亙在那阻礙成八百障礙,只是我怎麼也聽不到開槍鳴跑的聲音。說是安逸卻也不安逸,沈下心來唸書卻也轉了三十六個煩惱,雖然佛家語從未留存於人生心中的那把尺度。

上個月開始重新整理研究所資料,我想我是羞恥心大於好勝心,沒有想太多的決定再戰一回,看了許多研究生的第一堂課不禁開始想像如果等我走到那一天時,心中或許會莫名其妙多了千層感慨,不是理所當然的必然如此,只是牽拖許久怎麼會連個任份的自我判定都不願做出來。

於是再度把歷年來的考題看過一遍,還有重新整理書目清單,打算順勢整理筆記時卻想起去年那本尚算用心的筆記早就不知遺落在何處。拿出簡章思考新方向的可能性,本來就想做語言&認知的方向,只是我不知道要語言認知還是認知語言,查找了語言所的網站知道其實還是有專做這方面研究的教授,只是我心中懼怕著文科的原始恐懼在作祟,還是不認為我是個能好好研讀文字的男人。對於理科的探索也從未中斷過那些膨脹的慾望,以認知為專業的審視感覺其實也是我想度量這世間的方式。

或許貪多嚼不爛,雖也不想囫圇吞棗的吸納,但也時在難以放下知識的掠奪。或許就先堅定的閱讀然後猶豫著找出路。

benk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